不熄

内心住着千军万马,提笔又是铁马冰河。

【嘉金|all金】轮回

1.  

嘉德罗斯第一次遇见金,并不让他愉快。

 

那一天的他如往常一样叫嚣着要和格瑞较量,格瑞也依旧如往常一样爱理不理,直到忍到不行时才训斥几句。他嘴上缠着格瑞内心却是无聊的紧,巴不得哪里出点事情自己去打闹一番。

 

  然后就遇见了金。

 

 时隔多年嘉德罗斯回想起来还是觉得他就是天使。那是怎么就从天而降的美啊,黄色的发比他稍浅,被从大厅射下的阳光染成金色,似乎每一根发梢都有一丝白色在与光挑逗。光打在后面彷如升起八面翅膀,而略带慌张的眼睛里却是干净到不敢对视的蓝色天空。

 

他简直如魔怔一般——他本可以躲开的,可他没有没有动,而是缓缓地,伸出双手。

 

天使在向他飞来。

而他想去拥抱天使。
想去吻天使。
他想弑神。

 

这是神第一次看见爱。

 

2.

他自然是没有抱成,在他身后忠心耿耿的两个人早已护在他前面——他却莫名其妙的升起一种烦躁感。他也被他刚才的想法所吓倒,他在想什么?去拥抱一个一面之缘的陌生人!?

 

拥抱还不够……亲吻还不够……去做一些更黑暗的事……让他再也离不开你!那是唯一的光了……别让他离开你!有人在他心里咬牙切齿地说,仿佛怀了深仇大恨却又在最后变成了低低的爱语。他在耳边狠狠地说:那是你的东西!

你的东西!

谁都夺不走!
 

3.

金哎哟哎哟地滚在一边,一向冷静的格瑞露出与他不符的焦急。而嘉德罗斯看了格瑞一眼,发现他并没有上去,只是伸出手又想起了什么似的,又无力垂下。

来不及了,有个人在格瑞耳边说着,来不及了。

 那不只是你的了。

嘉德罗斯抑制不住自己的疑惑,直直望向金,而金被这侵略性的目光盯的浑身不自在耸了耸肩,却又急急忙忙的回望,慌乱的四处搜寻着,最终把目光锁定在了嘉德罗斯身上。

 

一眼万年。

 

那是你的东西。那个人还在耳边轻轻说着。

折断他的翅膀吧。

这样他就再也离不开你了。

 

4.

 

5.

不该是这样的……有人在他心里说着……你们不认识。

 

眼前的景象开始模糊,隐隐约约看见一个人在血泊里说着什么,他抱着一个人嚎啕大哭,而那个人的手遍是伤口,从他的脸上无力垂下。

 

 

他应该不认识金,金也不应该认识他,可他们却仿佛认识了很久一样,他们对视着。那一秒,嘉德罗斯被蓝色的天空反射出慌乱的表情清清楚楚,显得可笑又可悲。

 

而金只是看着他,也没有转回来,只是看着。

 

嘉德罗斯。

 

金朝他唇语。

 

6.

命运的齿轮在倒回。

 

7.

金很强,对于别人对自己技能长长的适应期,他似乎就像以前已经学会过一样熟练而又轻松,积分很快也冲上了前百强。

这让嘉德罗斯很是兴奋,他喜欢强者,他暗暗收集了很多金的信息,眼神也下意思追逐着这个人,他对这个人的变强下意识的期待,比别人强得多。

 

可格瑞从不笑,格瑞越来越沉默,很多次嘉德罗斯找他,他都是一副阴沉样子。

 

8.

嘉德罗斯和金确定关系后是很久的事了,那时候是淘汰赛后,他始终忘不了那一天的日子,阴雨绵绵,他刚与两个联手的前十进行了一场恶斗,即使是人造人也受不了接二连三的战争,他瘫在地上死死抓住他的大罗圆通棍修养,却不甘的回想着以前的事,然后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可以留念的事物,这不禁让他烦躁起来。

而金却发现他了,朝他过来了,金一向不会在人面前戳伤疤,这次也依旧是,他只是安安静静的包扎好嘉德罗斯的伤口,安安静静坐在他旁边。

“喂,傻小子。”嘉德罗斯突然开口

“嗯?干什么?”金像是意料到了一样,回头笑着看他。

“……”嘉德罗斯突然哽住了,他该怎么说呢,我喜欢你?可在之前他跟金并不熟悉,更大是自己单方面默默关注,而金压根都不知道吧?

于是嘉德罗斯不说话,好像自己刚才没有叫他一样,他清清楚楚听见旁边金的一声叹息,他的心一下纠起来,金叹什么气?难不成他知道自己要干什么?

难得的,人造人内心波澜起伏。

 

“嘉德罗斯,我喜欢你。”

“在一起好吗?”

 

金的突兀声音在耳边回荡。

“好不好?”

 

嘉德罗斯不敢置信的回看,只看见金有些窘迫却坚定的眼神看着他。

“好不好?”

 

嘉德罗斯很长时间没说话,随着时间流逝金开始慌了,他嫩白的脸开始绯红起来,红得能滴血。“不愿意就算了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呜!”

接下来的话并没有说完,因为嘉德罗斯狠狠咬住他的嘴唇,那根本不是爱人温柔的缠绵,就像一只狼一样恶狠狠的撕扯着猎物,他狠狠地咬着金的嘴唇也不顾金发出呜呜的声音,舌头试探着伸进去似乎在挑逗,金也试探着回应,青涩的吻技却简直勾起人的欲火。

“不准离开我。”缠绵了很久,嘉德罗斯才恋恋不舍得放下,金嘴角挂出一串淫、秽的银丝,嘉德罗斯的眼睛深沉了一下。

人造人不知道自己的欲火从何而来,只是在那一瞬间,想吻他。

金死死捂住自己嘴巴,又恨恨地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,也恶狠狠的,却似乎没什么震慑力的回答“知道了!”

嘉德罗斯轻笑了,那个笑容就像全世界的温暖都聚集在了这里。

人造人的血液开始沸腾。

 

神也会学着去爱。

9.

“渣渣。”

“诶……嘉德罗斯大人…喊小的干什么……”金靠着大树上,有气没力的回答。“没事勿扰啊这件见鬼的天气啊我好想姐姐……”

 

这是夏天,蝉没完没了的叫着,太阳毒辣的照着,应该是很烦的,可嘉德罗斯却一点都不烦,他们俩躲在阴影里,金双眼闭着哼着不知道听见的歌,双腿跟着有规律的打着节拍。嘉德罗斯就看着他的侧脸,看着他金色的发梢,一直看着。

“渣渣”

“诶”

“渣渣”

“诶……”

“渣渣”

金懒得回答了,他睡着了,毫无防备的在他面前睡着了,轻轻的呼吸声弄的嘉德罗斯有些心痒,就像羽毛飘在湖上,没有一丝痕迹。

嘉德罗斯看着金的侧脸,突然轻轻笑出声。

那个下午,嘉德罗斯轻轻吻了金,没人知道。

 

那是神第一次真正触摸到了爱。

 

 

10.

在比赛最后一段时间,死的人越来越多,终于有参赛者开始领悟这个比赛就是让人自相残杀,他们开始抗议开始围攻。

“反抗无效。”在丹尼尔收回了又一批人的原力后,清楚的声音在凹凸赛场回荡,大天使冷漠的回复使得每个人都不寒而栗。

 

而在那时,嘉德罗斯可以清楚的看见,丹尼尔扫过人群,却唯独注视着金。

 

所有人都知道嘉德罗斯很强,一棍子毁天裂地的那种。

但是这不代表,他真的就可以与神抗衡。

 

终于剩下的参赛者展开了与神使们最后的决战,参赛者只剩下前十,还个个身怀重伤。他们互相支撑着站起来,怒吼着展开了最后的尊严一战。

 

“糟糕……混蛋!那群神使就是创世神的走狗!”嘉德罗斯不甘心的捶打着地面,哇的一声咳出一大口血。“金!金……”

“嘉德罗斯。”金在他也大口大口吐血鲜血,可他一点都不慌,他半跪在嘉德罗斯身边,紧紧握着他的手,用只能让他们听见的声音说。“听我说”。

 

“我是个很自私的人。”

“我不愿看见你在我面前倒下。”

“这种痛苦我已经受过一次了。”

“我打不过他们,你打不过他们,我们都打不过他们的。”金在说的时候语气异常平淡,仿佛已经经历过千万遍,仿佛早已做好了决定。

 

“但神可以。”

“嘉德罗斯,你要成为神。”

 

他朝他笑了笑。

这是最后一个笑。

 

“我们只有一个人能活,所有人只有人能活。”

“那个人……一定要是你。”

“我已经当过神了……你一定要当好……”

“记得忘了我。”

随机金挣扎着起身,不顾身后嘉德罗斯撕心裂肺的吼叫,脚步却轻快的召唤了矢量箭头——

 

他要与那些怪物自爆。

 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!!渣渣你给我回来!!!!”

“渣渣!谁准你去死的!”

 “渣渣……”

有人终于歇斯底里的哭出声。

 

11.

成为神的时间漫长无聊。

神不知道爱。

但人会。

成为神的嘉德罗斯一点一点想起了一切。

上一世。

上一世他与金也是相爱的,但在最后,却是金成了神。

在明确得知并不能让所有人重新复活时,他选择了让时间倒回。

倒回到他们相遇的时候。

 

他现在很强了,可以一棒子毁天裂地了也终于毁掉了这破比赛了。可他一点都不开心。他是为了印证真正的“神”的力量而参加凹凸大赛。

可现在他失去他真正的天使了。

 

哪还有什么意思呢。

似乎有泪滑下。

 

再没有人没有人来教神如何来爱。

 

12.

“停下来,转回去!”

在无穷的孤单后,嘉德罗斯一个人站在荒野里,忽然明白了什么似得,厉声道。

再也没有人东西阻拦他和金了,他终于明白了。

他做出了一个与金相同的决定。

数以亿记的人的生命又再一次的重叠,大声地喧扰杂乱,光和影像水波一样急速的扭曲崩坏,消逝分解在水分子里。

 

 

这就是时间倒回么?

上一世,金是不是也曾在这孤寂中等了好久?嘉德罗斯突然想到。

 暴怒的神双手沾满了鲜血,那双干净的双瞳早已空洞。鸟儿在空中一路唱着离歌思流年,到头来也只是引出一阵嘲讽,嘲讽着早已不会睁开眼的人儿那一瞬间还把希望寄托给别人,这种愚蠢的行为啊,你看啊,那个暴怒的神什么都没有做到,他害死了所有的人,金亲手掐断了命运的喉咙傻傻以为这就可以结束戏剧,可没想到,这却又是一个新的轮回,难道这也仅仅是多加了一个悲剧而已么,上一层的世界永远留在了上一层,那些斑驳的碎影回忆也永远的消失在了时间的缝隙中。

 嘉德罗斯突然想起在他死的那天死的那天,金哭得撕心裂肺,痛哭涕流,好像以为这就可以挽回点什么。他其实还有意志的,他想抹去金的眼泪然后告诉他别哭了丑死了,可他不行,他只能感受到眼泪掉在他的脸上,洗去了一点血和泥。 

那时他真的好想吻他。

“停下来,转回去!”暴怒一个人孤零零赤足走在黑暗里 

 “停下来!”懒惰的金黄发丝凝结着暗红的物质

  “给我回到起点啊渣渣们!” 傲慢的矢量箭头被血迹覆盖着斑斑

 几十亿人的大摆钟似乎停滞了一下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降低幅度。

咔哒咔哒,齿轮开始往后倒退。在一个人的执念下,时间就真的这么回退了,美的像虚幻的一样的蓝色气泡围住了似乎已经经历过所以淡定的他,又有无数的气泡升腾,而她始终看不清外面的情景,她想要往前走,却发现自己无法动弹。疯狂的气泡咋加着不知名的的白色物体升上屋顶,没有了悠闲的美只剩下焦虑的扭曲感,但是周围的场景不停地往后退,真的在倒回,像播放磁带一样,过去的日子历历在目,而未来却离自己越来越遥远。 

 

 

 

13.

“渣渣。”

嘉德罗斯一个人站在风暴中心,突然笑出了声。

“谁允许你为我而死的?” 他深黄色眼睛里凝结着风暴。

“谁给你的资格。”

 

14.

 

“我来找你。”

 

 

换我来找你。

谁都无法阻挡我们了。

我会斩掉一切阻拦我们的东西。

你可是渣渣呢。

站在原地等我就好。

 

嘉德罗斯低低笑出声。

 

既然劝不住,就折断他的羽翼吧。

突然疯掉了的神喃喃自语。

 

15.

永无止境的轮回。

 

END

呜呜有没有人多的嘉金群啊一个人吃冷西皮要饿死了。。。

评论(25)

热度(18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