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熄

内心住着千军万马,提笔又是铁马冰河。

【百合原创】只愿君心似我心

从前有个姑娘,谁可以与之肆意调笑,人人说你姑娘这了无牵挂的心其实冷得很,可惜了这皮囊,天天笑的不知愁不知忧。你也是觉得如此,凡事只要有人认真便觉得可笑得紧,俗世那么多事,性命那么短,抓紧时间享乐才是正事,别人的事与你何干。

可为什么,唯独单单看了她一眼,便红了脸呢。

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。

幸得了以前获得的狡猾的称号,从此在她耳边说什么肆无忌惮的话你都只当调笑。今天把一朵玉花别在她发髻上,明儿就给她把月亮抹在裙边,明珠给她玉石给她,暗暗地把自以为欢喜的都给她,她却不要,反是把自己贴身的玉佩给了你,说好好拿着,以后我嫁人了有个想头。

你问她她要你什么呀小姐姐,又说亲爱的,你对我笑一笑呀,别走啊喂!

她说胡闹,我真是要嫁人的。

于是你就等到她大婚那天,给她细细画了眉涂了唇打了腮红,又收下那家的金花金环金戒指,看着那家的人下了马做了礼,牵着她的手上了轿车,远远地看了她被他抱下轿过火盆接着三拜,自己才独自离开。

她嫁人了。从此之后她与他琴瑟相和举案齐眉再不颠沛,只是江湖上多了个穿黑金的姑娘,拿着湛卢,喝着不念酒听着说书人讲着别人的故事,偶尔行侠仗义惩恶扬善,更多时候就抱着几坛酒跑到姑苏的旧镇边一个人发呆,看着杨柳飘杏花开,看着江南的姑娘吴言侬语温软笑意,偶尔吟诗几首,醉了就靠着桥自言自语,将酒洒在地上,神色苍凉像是祭奠故人。

明明和以前一样,也是过着流浪的生活,可朋友都说你变了,你说哪有,朋友就叹气说你再也不笑了。

有时候你真的醉了,就回了酒肆,有一次刚到酒肆撑不住直接趴在栏杆上,不叫不闹就嘴里嘟囔着一句话,有平时与你关系不错的店小二扶你起身,看见你竟是流了泪,把一个品相上乘的玉佩死死护在怀里,再有人胆大得凑过来,却看见你泪眼朦胧得把玉佩护在怀里,像是中了邪一样说着她的名字。

并不是无情,也不是多情,只是遇见你之前,不懂情,所以凡人就可以说喜欢。

后来说多了,遇见她了,她便不信了,她说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,你说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她笑骂你嘴甜讨好人,却并不知句句真心实意。

再后来,你不再流泪,只是偶尔有人提起会淡淡的说,“只愿君心似我心。”

只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思意。

定不负相思意。
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