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熄

内心住着千军万马,提笔又是铁马冰河。

【五越】够钟

没有家…小鸡崽,我们没有家了…

名滿天下:

前方避雷:
没啥雷好避的,伍贰视角。



他发烧那天是夜里。睁眼的时候四肢像灌了铅,眼皮费劲儿撑着,只模模糊糊看得清深色的窗帘被吹得四下鼓动,夜风不要命似的朝里灌。珠海星空寂寥,星子在天边下坠,远处有夜行的大巴长声鸣笛,飞机低掠而过,像个再普通不过的,他经历了上百次的加班至凌晨再囫囵入睡的夜晚。

他头疼欲裂,摸索了两下床沿,划开了手机屏幕。

04:52。

这个时间早年对伍贰来说相当熟悉,那还是2015年的春天,他经常在YY里和人闲扯淡瞎聊天南地北的熬到五点。只是可惜如今那人和那YY像都到期被系统自动回收,互相遥遥相望开了直播,意难平的早年粉丝两头瞎跑,报团取暖等着有生之年。伍贰实在失笑,他都不相信的有生之年,也有这么一帮子人替他惦记着。

该骂。

也许烧的不甚清醒,伍贰记起来曾经许多事。在两年前的春天也曾有个夜晚,莺鸣柳叽叽喳喳,电脑屏幕漫出荧荧的光,YY频道里安安静静待着两个马甲。橙色马甲前绿色的小圈亮了两下,伍贰以为他要说话,却听到那头低低两声咳嗽。

他声调一扬,问,你感冒了?

橙马前的绿灯亮了又灭,伍贰疑心他的F2是不是都会被摁掉色,才听见含含糊糊一句“嗯”,那声音像从喉咙里费劲挤出来的,又沙又哑。

伍贰有点着急,左左右右不着边际的问他头疼不疼,吃药了没有,有没有发烧。那头突然开始闷闷的笑。说来也奇怪,橙马莫名其妙开始笑个不停的情况举不胜举,唯有这件令伍贰难以忘记。理工男归纳记忆的习惯令他牵强附会的解释,也许那晚夜色很美。

他心里其实早有答案。

只是那YY频道过期被系统强制收回,那橙马后的人也浮浮沉沉进了心底。



夏目漱石说,今晚月色很美约同于我爱你,但这在伍贰这里大概是不适用的,毕竟橙马多次夸奖寇岛的落日,藏剑山庄的晴雪,雁门关一轮新月,偶尔也包括山东淄博的夜空。

他那时还没来到珠海,天津的夜空与淄博相差无几。他揶揄他,说,伍贰,雾霾好看不好看?

被我骗了吧?



那晚他应当是发了烧,骗伍贰是小感冒了。伍贰体质极好,直到两年后的今天才总算体会了把发烧的滋味。

果然是不好受。他混混沌沌的摸着手机YY想找到那个频道,告诉那个橙马以后发烧别熬夜,多喝热水早睡觉。
突然一身冷汗的惊醒,原来是2017年。

原来他们的故事早已经讲完,说书人散了场,惊堂木积了灰,那玄甲苍云却仍然固执的待在长安城,鸡小蒙扑棱着短短一截儿毛茸茸的翅膀绕在他脚边。

玄甲苍云蹲下身子,尖尖的手甲被鸡小蒙叼住。

他说,我们没有家了啊,小鸡崽。


早在2015年,那个不可言说的橙马曾热情洋溢的给他推过一首歌。歌名叫够钟,在广东话里是“时间已经到了”的意思,歌词也足够悲伤,那时伍贰插科打诨说他最爱听自由自在和甜蜜蜜,这首歌就一声不吭的沉在了他的歌单底下。

他觉得那橙马不该听这么悲伤的歌,于是他也不肯听。

如今他肯听了,那个橙马却看不见了。

他嘴唇动了动,喊了一声那个橙马的名字。

“……阿越。”



风花月似戏一场,遗容任你瞻仰,
壮观得夸张,你可会流着泪冥想,
最终你,吐出这一句,别勉强。




脑洞来源:阿越的YY频道过期被系统强制收回的时候抱怨,老子的家没了啊。

评论

热度(100)

  1. 不熄名滿天下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没有家…小鸡崽,我们没有家了…